任正非: 一个国家的灵魂在于文化,在于哲学,在于教育 发布时间:2019-07-08 17:39:38 丨 阅读次数:336

5月21日下午,華爲創始人、CEO任正非在深圳華爲總部接受了央視《面對面》記者董倩的采訪。對于這次專訪,任正非更多地談基礎研究和基礎教育。


當外界認爲華爲正處在生死攸關的時刻,爲什麽任正非反而要有點超然物外、一再地談基礎教育?

微信图片_20190708174149.jpg

01

一個國家強大的基礎在于什麽?

硬設施沒有靈魂

靈魂在于文化、在哲學、在教育


記者:當外界都在擔憂華爲如此生死攸關的一個時刻,您反而有點超然物外要談教育,教育還是您最關心的事情,爲什麽?


任正非:第一點我們從來沒覺得我們會死亡。我們已經做了兩萬枚金牌獎章,上面題詞是“不死的華爲”。我根本不認爲我們會死,我們爲什麽要把死看得那麽重


所以我認爲我們梳理一下存在的問題,哪些問題去掉,哪些問題加強,勝利一定是屬于我們的。一些高端的産品美國也沒辦法,因爲我們完全靠自己不靠美國。


我關心教育不是關心華爲,是關心我們國家。如果不重視教育,實際上我們會重返貧窮的。


因爲這個社會最終要走向人工智能的。你可以參觀一下我們的生産線,20秒鍾一部手機從無到有,基本上沒有什麽人。未來我們幾百條上千條的生産線完全是自動化的,如果我們的人的文化素質不夠,至少你沒受過大專或者大學以上的教育,你的英文也不好,計算機也不好,做工人的機會都不存在。


從我們公司的縮影就要看到國家,放大來看國家,國家也要走向這一步,否則國家是沒有競爭力的。

在1月17日,任正非接受媒體專訪中,曾呼籲,把教育做好,國家才有未來。因此,要提高老師的待遇,再窮也不能窮教師,要讓優秀的人才願意去當老師,讓優秀的孩子願意學師範,這樣就可以實現“用最優秀的人去培養更優秀的人”。


而四個月後的這次采訪,他最想呼籲的依然是提高老師的待遇,再窮不能窮教師,讓社會各界都來重視基礎教育。


任正非:一個國家強大的基礎是什麽


比如硬件、鐵路、公路、交通設施、城市建設、自來水各種環境的硬設施,硬設施沒有靈魂的。


靈魂在于文化、在于哲學、在于教育。一個國家有硬的基礎設施,一定要有軟的土壤,沒有這層軟的土壤,任何莊稼不能生長。


爲什麽別人不會提這個問題,我會提這個問題?


我們真正在科學技術上是領導這個世界的,我能看見我們科學家的工作狀態。我只要一出國,到了任何一個研究所,每個科學家都爭著上來講他的方程,十年二十年以後這些東西産生的結果。


比如他演示系統方程給我看,說這個將來毫米波可能會給人類提高一百倍的帶寬,但是只增加兩倍的錢。就是你多出兩分錢,你就可以獲得一百倍的帶寬,所以窮人都能消費起了。


這些基礎的科學走到這一步,如果沒有從農村的基礎教育抓起,如果沒有從一層層的基礎教育抓起,我們國家就不可能在世界這個地方競爭。


因此我認爲國家要充分看到這一點,國家的未來就是教育。

在任正非看來,從華爲遭遇美國禁令到近期不斷升級的中美貿易摩擦,實質是科技實力的較量,根本問題還是教育水平。


記者:您認識到了這樣的一個關鍵性的問題,但是您企業再大也就是一家企業,您能爲改變這個社會問題能做些什麽?


任正非:因爲我只是我能看到科學家的真實研究能達到的水平,達到這個水平的難度我知道。我認爲要從最基礎抓起,要尊師重教。能真正這樣子,將來這個國家二三十年、三五十年有希望


這個二三十年人類一定爆發一場巨大的革命,這個革命的恐怖性人人都看到了,特別是美國看得最清楚。看得最清楚,他們才能打你這個出頭鳥。他們沒想到我們早有准備消滅不了,他們沒想到。他們以爲架起幾門炮嚇唬一個國家的時代,還是那個時代,可能誤判了。以爲抓起我們家一個人來,就摧毀了我們的意志這個也誤判了。


所以我認爲我們國家其實從今天抓起,如果我們農村的孩子二三十年以後好多都是博士碩士了,這會爲國家在新的創新領域去搏擊,爭取國家新的前途和命運,這才是未來


記者:任總,像您剛才所說的這一系列的問題,我們以人才爲例會影響到華爲公司未來若幹年的發展嗎?


任正非:不會。


記者:您有充分的人才儲備吧?


任正非:對,我們可以在世界各國網羅最優秀人才,比如我們在英國建芯片工廠,我們從德國招博士過去,德國博士動手能力很強。我們可以在新西伯利亞大學裏面,把世界計算機競賽的冠軍,用五六倍的工資招進來。我們在俄羅斯提高了工資待遇,俄羅斯很多博士科學家就爭著到我們這來工作。


記者:既然如此,您爲什麽要操一份也許在別人看來是閑心的心?


任正非:愛國,愛這個國家,希望這個國家繁榮富強,不要再讓人欺負了。

微信图片_20190708174335.jpg

02

如果我們的教育像日本、北歐、德國一樣,我們國家還擔心什麽和美國競爭的問題?


在任正非的話語體系裏,與基礎研究一直相提並論的是基礎教育。


他認爲我國目前基礎研究方面水平不夠,和基礎教育跟不上直接相關。爲此,他曾自費請權威機構的專家進行中國基礎教育狀況的調查研究。


記者:您爲什麽要做這樣的調查?


任正非:我就希望我們國家繁榮富強,希望國家能實現自己國家的夢想。


記者:今天記者會上您特別提出教育,尤其是基礎教育是國家層面要考慮的事情?


任正非:是黨和國家的責任。


記者:但是您作爲一個企業家爲什麽要做這樣的調研?


任正非:它有一個權威性,要做一個這樣的報告中央會相信,而且他們調查了全世界的教育,他們有非常深刻的理解和認識。


記者:爲什麽您是以您自己的錢資助他們去做這件事,而沒有動用公司的錢?


任正非:我跟您講我動用公司錢是集體的錢,這是要有流程和表決的,我動用自己的錢管不著。比如說我最近去了普洱,它把地方文化搞得很有特色,我那天看了一場一個村莊的演出,我很感慨。我說那我得送點什麽呢,我就送你五台鋼琴,我就發五台鋼琴。


我給貴州省的捐獻,大概有上千台鋼琴了,也是我自己捐獻的。我希望從青少年開始,就不要單純就是數理化,應該有全面的思想的發展,奠定一個廣闊的文化基礎


任正非對于教育有著一份特殊的情感,這和他在偏遠地區做了一輩子教師的父母有關。因爲在那個特殊的年代裏的遭遇,父母曾經叮囑任正非兄妹“今生今世不准當老師”。


記者:您的父母曾經告訴您,一輩子不要做老師?


任正非:是。


記者:但是您回頭看您這一輩子,幾乎一直在關注教育爲什麽?


任正非:因爲我父母是鄉村教師,父母跟我們講,今生今世不准當老師,對我們人生選擇,你做啥都不管,但是今生今世不准做老師。我們印象很深刻,果然我們後來都沒有做老師的。


但是老師是人類靈魂的工程師,沒有老師這個社會怎麽辦?問題就要改變對教師的政策。


所以我才說再窮也不能窮老師,就是說再窮也要對未來投資,就像我們戰略投資一樣,我們每年給大學那些教授支持的錢數額都是巨大的,說我有實力,是因爲我對未來有投資。


如果我們國家對教育也是這樣,教育是國家未來,如果我们的教育像日本一样,像北欧一样,像德国一样,我們國家還擔心什麽和美國競爭的問題?今年稍微不行,明年就出來幾個優秀的人,就領著又沖上上甘嶺了。


如果說我們的教師待遇不高,優秀的人都不願意去當老師,那只會馬太效應,越來越差越來越差。優秀的人願意去當老師,只會越來越優秀,馬太效應,就是這個效應,對吧。


記者:所以在您看來再窮不能窮老師和再窮不能窮未來是一個道理?


任正非:一樣,我們可以講,在日本一個小學教師,娶一個電影明星做太太,但以前是有名字的,現在我不講這個名字了,很正常,覺得很榮耀,不覺得不榮耀。


當然我們國家七十年來有巨大進步,這三十年也有巨大改善,對吧,教師的生活也有大的進步,但是我們要看到他們是我們祖國的未來,他們是國家未來。他們擔負著花朵,給花朵澆水的人。我們都不給花朵澆水的人一種事業心一種使命感的話,他就少澆兩次水,花枯萎了,我們不就是一個喬布斯少掉了嗎?


在中美貿易戰升級,華爲遭受明顯不公正打壓的當下,任正非對國家基礎研究基礎教育的焦慮愈加強烈。


任正非:修橋、修路、修房子,已經習慣了,只要砸錢就行了,這個芯片砸錢不行的,得砸數學家、物理學家、化學家,中國要踏踏實實在數學,物理、化學、神經學、腦科學,各個方面努力地去改變,我們可能在這個世界上站得起來。


記者:我們把這個談教育的背景再放得寬一點,如果教育是這樣的現狀的話,我們怎麽去面對現在以及未來很有可能持續的中美貿易爭端?


任正非:我就覺得中美貿易的根本問題還是科教,科技教育水平,國家一定要開放才有未來,但是開放一定自己要強身健體,強身健體的最終是要有文化素質。

微信图片_20190708175000.jpg

03

所有一切失去了,不能失去是人

人的素質、人的技能、人的信心


記者:還有一個人們特別關心,外界有人說華爲可能是從有公司以來現在是最艱難最危機的時候,您這麽看嗎?


任正非:不是,我們今年至少增長20%,每一個部門都躍躍欲試,我叫他們把計劃報低一點,不然上頭獎金就壓你們了。


這是1月17日,任正非對華爲形勢的回答。在外界看來,相對于四個月前,華爲目前的處境似乎更加艱難。


5月16日,美國當局以國家安全爲由,將華爲列入所謂的“實體清單”。這意味著如果沒有美國政府的許可,華爲將無法向美國企業購買芯片等産品,因爲高通、英特爾等美國企業是一直是華爲的核心芯片供應商。外界因此擔心,美國的禁令會對華爲包括智能手機在內的業務板塊産生沖擊。

記者:當很多人知道我來采訪您的時候,他們都希望我問的問題,華爲是不是已經到了最危險最危難的時候?


任正非:不會,在我們沒有受到美國打壓的時候,孟晚舟事件沒發生的時候,我們公司是到了最危險的時候:惰怠,大家口袋都有錢,不服從分配,不願意去艱苦的地方工作,是危險狀態了。


現在我們公司全體振奮,整個戰鬥力在蒸蒸日上,這個時候我們怎麽到了最危險時候,應該是在最佳狀態了。

04

從來都是學生超過老師,

這不是很正常的嗎?


也就在華爲被列入所謂的“實體清單”之後的第四天,美國商務部又發布了爲期90天的“臨時通用許可”,推遲對華爲及其附屬公司現有在美産品和服務所實施的交易禁令。而與此同時,出現了一些美國供應商開足馬力,趕在禁令前加班加點給華爲供貨的現象。


記者:換句話說,華爲有了90天的這個臨時執照,您怎麽看這90天,90天您可以做些什麽?另外如果這個新聞是真的,這個90天又被取消了,您又怎麽看待這種反複?


任正非:我覺得這90天對我們已經沒有多大意義,因爲我們已經准備好了,就不需要90天,對吧。


但是借此我要來講一講,我非常感謝美國公司。這三十年來說,美國公司伴隨著我們公司成長,做出了很多無私貢獻,教明白了怎麽去走路,特別是在今天危機時代,正體現了美國企業的良心。


應該是前天晚上徐直軍在半夜,我記不得了大致兩三點鍾,打電話給我,報告了美國企業的努力正確對我們的情況,我流淚了,我感到得道多助失道寡助。

記者:您第一句話就說要感謝美國,是他們教給我們怎麽走路?


任正非:對。


記者:怎麽能夠成長,今天讓您讓華爲公司感受到這個世界的複雜裏面有不公的,也恰恰是這個國家。


任正非:從來都是學生超過老師,这不是很正常的吗?學生超過老師,老師不高興,打一棒是可以理解的。


世界流體力學和空氣動力學是一對父子發明的,叫伯努利。伯努利這個父親嫉妒自己兒子,在空氣動力學上超過他,殘酷地迫害他的兒子,他的兒子是他的學生。美國是我們的老師,看到學生超過它不舒服也是存在的,沒關系,寫論文的時候加一個名字,把它放在前面就行了,我放在後面不就完了嗎?


記者:您准備怎麽去面對未來,也許會長期存在的這個中美貿易沖突?


任正非:這本來就是可能長期,我們是准備打持久戰的,我們沒有准備打短期突擊戰,我們持久戰越打,我們可能會越強大,我們渡過磨合階段,産品切換磨合這個階段,其實我們可能更強大了。


05

我從來不想當英雄


記者:美國壓境的時候覺得您是民族英雄,您願意接受這樣的稱號嗎?


任正非:不接受,狗熊。我根本就不是什麽英雄,我從來都不想當英雄。


任何時候我們是在做一個商業性的東西,商品的買賣不代表政治態度,這個時代變了,怎麽買蘋果手機就是不愛國,哪兒能這麽看,那還開放給人幹什麽?


商品就是商品,商品是個人喜好構成的,這根本沒啥任何關系。媒體炒作有時候偏激,偏激的思想容易産生民粹主義,對一個國家是沒好處的。


記者:那您覺得您希望民衆,現在用一種什麽樣的心態面對華爲這樣的公司?


任正非:不需要,希望他們沒心態,平平靜靜、老老實實種地去,該幹什麽幹什麽,多爲國家産一個土豆就是對國家貢獻,多說一句話,浪費別人的耳朵,對吧?

微信图片_20190708175535.jpg

  • 澳门威尼斯人网上娱乐官网网址:http://www.huayizhuanqi.com   聯系電話:0871-65103799   傳真:0871-65103799
  •   版權所有 Copyright? 澳门威尼斯人网上娱乐线上娱乐滇ICP备18006934号-1
  • 雲南網監備案
    53010203403684
    網上報警